作者自述:
纸山,顾名思义是指农民祖祖辈辈以造纸为生的山区。温州泽雅地处崎云山麓,耕地少,而山多水多竹子多,造纸成了山民的主要副业,也是唯一的副业。凡是有溪水、有落差的地方都建有水碓捣刷造纸,形成了“村村有水碓,家家会造纸,人人能造纸”的独特人文景观。据调查,解放后原泽雅区82个行政村,有80个村造纸,解放后曾建有555座水碓,年造纸(温州卫生纸)达130万条(每条40刀,每刀100张)。
北宋学者苏易简《文房四谱.纸谱》载:“今江浙间有以嫩竹为纸,如作密书,无人敢拆发之,盖随手便裂,不复粘也。”这里说的嫩竹纸与泽雅20世纪40年代前生产的“九寸纸”极为相似。据许多80岁以上的老人回忆,泽雅1940年代前以生产九寸纸为主,九寸纸长1.2尺,宽9寸(鲁班尺3.7尺等于1米),嫩毛竹为主要原料,纸张很薄,若作灯笼纸透光性很好,但不牢固,很容易撕破。九寸纸特别适合学生描红练习毛笔字。九寸纸的用途至少有三种:写字、卫生、民俗祭祀。上述相隔千年的两种说法如果对上号,说明泽雅在北宋或者更早,已有竹纸生产。
但是,由于手工造纸工艺复杂,劳动强度大,利润低,1980年代农村土地承包到户后,各地逐渐退出手工造纸,另谋他业。1998年4月19日泽雅水库下闸蓄水前夕,为保持水库水源清洁,泽雅纸山大部分地方都停止手工造纸,仅少数村由于地理交通和人文历史等原因,一直到现在还坚守着最古老最传统的手工造纸产业。
泽雅纸山这少数人的执着,保存了一千多年前的原始造纸工具与工艺,为人类保留了一笔近乎绝世的传统造纸历史文化遗产,引领我们超越时空,看到了一千多年前的手工造纸作坊,也为今后利用高科技生产“生态纸”提供了可借鉴的实物样本。
1/101、 “碓”是利用水车的动力举起大石头来捣碎东西的传统机械。泽雅人用它捣竹子做纸。四连碓造纸作坊建于明朝初年,水渠长约230米,顺流分4级水碓,可反复利用水力资源,故名“四连碓”,现在还剩下三个完整的水碓。2001年,四连碓造纸作坊被国务院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2/102、竹农将成捆的竹条(俗称“刷”)扔进腌竹坑。漫山遍野的水竹为泽雅屏纸提供了充足的原料,山民们就地取材,将竹叶掠去,斩成1米许长,再砸成指头粗的小条,俗叫“刷”,然后晒干扎成捆后放入石灰池腐蚀。腌竹坑一般建在溪边有水的地方。
3/103、竹条装满腌竹池后,要在上面放上石灰并压上石块。腌竹时间为3~5个月,每个池可放下1500公斤左右。浸泡后把竹条捞出晒干,再用清水浸洗一个月,除去石灰杂质、再晒干。这道工序称为腌竹。石灰腌竹的气味十分呛鼻,只要有一个腌竹坑,一大片村子都会弥漫着这种臭味,所以有的村子便把腌竹坑集中在一起。
4/104、竹农将腌好的竹条挑运到水碓捣刷。
5/105、竹农利用水碓将腌过的竹条捣成纸绒。将竹条放进水碓坑里捣成黄色的纸绒,旁边要有人不断地分翻。这是既枯燥、辛苦又危险的一道工序,需要耐心和细心。这道工序称为捣刷。
6/106、融纸。将黄金色的纸绒融进水里,搅拌均匀,让纸融成均匀的纸绒浆。在捞纸前必须先用力搅匀。
7/107、捞纸。用极细的竹丝编成的帘在浆池中轻轻一荡,滤掉水便剩下一层薄薄的纸浆膜,干了以后就是一张纸了。这道工序称为捞纸。几千张纸膜叠在一起,像一堵墙,垂直整齐,称“纸岸”或“纸墙”。造纸作坊中都有一带孔的石柱,用来掰纸,就是利用杠杆原理,把纸岸(或纸墙)就地用绞机榨掉水分,然后掰成三节或四节。
8/108、纸张的厚薄完全取决于造纸师傅的控制水平,轻荡则薄,重捞则厚。为得到一张薄纸,古人总结出了“柔轻拍浪”、“持帘迎浪而上”、“抄浆着帘的一瞬间震动纸帘”这三要素。现在会造纸的主要是一些老人,年轻人一般都不愿意学这种手艺了。
9/109、晒纸。遇上天气不好,湿纸只能晾在家里。
10/1010、理纸。即按条、刀分装打包,每条40刀,每刀100张。理好后就可以出售。现在这些纸主要用于祭祀,即祭祀用的纸钱原纸。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