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摄影,对我来说是一件有意思的事,是一种有意思的生活方式。当我沉静在摄影之中,钟情于掠取心目中的有趣瞬间、或者在电脑前修饰这有趣瞬间的时候,就会心无他物,得到一种安宁;再回到现实,面对困难,面对矛盾,时常会豁然开朗。当前,正处在大发展、大变革的年代,这种社会快速变迁在不同时空范围呈现出首尾相接的状态,使社会的新旧面貌、新旧秩序纠结在一起。而摄影作为一种影像记录工具、一种社会观察方式,社会的快速变迁为其提供了许多创作的可能性。

       在中国美术学院摄影系主任矫健老师的策展下,2014年11月14日我人生第一个摄影展开幕了。

       虽然,“感谢CCTV”、“感谢MTV”之词已经作为笑料搬上舞台,但在这重要时刻,我还是要感谢所有帮助过我的人。首先,非常感谢矫健老师给我这次机会,使我走进中国美术学院这座神圣的艺术殿堂;感谢浙江省摄影家协会给我提供的许多学习机会,让我不断进步;感谢所有关心我、爱护我的长辈和朋友多年来对我的帮助,与我共同分享摄影的快乐。在这里,我也要特别感谢我的家人对我的支持。我不会忘记,二十五年前,那时我还在上大学,当时家里经济条件很差,我父母拿出当年最大的一笔收入的全部,卖山核桃的八百元钱,给我买了第一台相机,这可能是我父母这辈子做的最奢侈的一件事;我不会忘记,十年前,已经年迈的岳父、岳母,拿出他们的积蓄帮助我购买了第一台数码相机。我还要特别感谢我的爱人,她承担了更多的家庭责任,让我周末有时间游荡在街头和乡间;还要感谢我的女儿,她也经常在繁忙的学习中抽出时间陪我寻找摄影素材。

        摄影,对我来说是一件有意思的事,是一种有意思的生活方式,就像大多数人,工作忙了、累了出去旅游一样。人的一生需要做很多事,没有一种执著的精神就做不成事,而人一执著就会有很多烦恼。要做成事,涉及的因素很多,大多时候都难以如愿。有句古话,“不如意事常十八九”,大概说的就是这个意思。当遇到这种时候,就需要缓一缓、停一停、静一静,甚至是躲一躲。对我来说,摄影就是心灵的慢车道、停车带、避风港,甚至是隐居地。当我沉静在摄影之中,钟情于掠取心目中的有趣瞬间、或者在电脑前修饰这有趣瞬间的时候,就会心无他物,得到一种安宁;再回到现实,面对困难,面对矛盾,时常会豁然开朗。这,就是摄影对我来说的有意思、有价值的地方。

        当我拍得多了,在觉得有意思之余,我也想是否能增添一点社会价值。摄影是一种对比的艺术,既有明暗的对比,也有冷暖的对比,更有时空变迁的大对比。当前,正处在大发展、大变革的年代,这种社会快速变迁在不同时空范围呈现出首尾相接的状态,使社会的新旧面貌、新旧秩序纠结在一起。而摄影作为一种影像记录工具、一种社会观察方式,社会的快速变迁为其提供了许多创作的可能性。我在大学里学的是城市规划专业,也干了很长一段时间这方面的工作,有一些对社会的思考,也积累了一些社会体验。这些思考和体验为我的摄影增添了营养,使我游荡在城市街头和乡村小道时,能以一定的视角把握镜头的瞬间。我觉得,我应该抓住这些闪亮的瞬间,多记录一些东西,等我老了的时候,整理好这些影像,捐给某个图书馆,也算这辈子在做好本职工作之外做的一件有价值的事情。这,就是我一直坚持拍摄这类照片的缘由。


展览前言

     

       姚昭晖的影像作品充满传统银盐摄影的趣味和老成的做派:那些泛着旧时代气息的灰色影像生动又内敛,令我觉得惊奇亲切,如见故人一般。那些年,我也曾随时带着两个相机在街头游荡,交集着拾荒的心情与猎人的欲望——那是一种纠结又畅快的感觉——行走顾盼间景物与人物间的关系随时改变,情节浮现又消逝,机会开合每每于刹那间,摄影者的心思便如此被牵引着......这种陶醉简直不可理喻。伴随着这种体验,又好像跟着前辈布列松或那些同时代的出色的艺术家们的身影脚步(何其有幸,享利.卡蒂埃-布列松这位现代新闻摄影之父其实还是中国美术学院的名誉教授),多年来这种充满悬念与情趣的摄掠游戏一向是浙江美术学院/中国美术学院师生所乐见与追寻的影像生存方式与影像美学传统,也是我曾经多年孤独游走魂梦之所系之所附。时值2014第三届中国美术学院“万象”摄影系列学术活动周期及纪念摄影术诞生175周年之际,在这个刚刚落成的摄影系小型学术展厅举办姚昭晖作品展,实为天时地利人和,籍此机缘,不仅展示这种充满温情的浪漫主义的街头摄影作品:它们所透出的优秀品质与修为和默默的内敛的人格魅力以及令人敬佩的个人艺术方式,也向那些致力于以影像与行为、以生命的方式书写艺术的前辈致敬。

        从姚昭晖对影像如此讲究以及主题中透出的情感上看,已经远远超越社会纪实的范畴。在我看来,《砖窑》系列的朴素情怀与具有文学色彩的美学观,不是出于同情与记述而是赞叹——对生命与生存仪式的礼赞,是机会与技巧的舞蹈,是令人赏心悦目的娴熟的游戏。我认为卡蒂埃-布列松采集街头瞬间的心境亦是如此。《望江门》系列更是格外亲切,因为我在那一带居住了十年有余,闲暇时每每身背相机逛向那边,今天见到这些熟悉的景象,尤其觉得姚昭晖作品之耐看与难能,绝非朝夕之功,也非常人所能尔。(中国美术学院摄影系主任  矫健)

 

评论区
最新评论